6.0

2022-08-30发布:

流氓师表215-216

精彩内容:


215

  當晚,在豔豔家的客廳裏。

  張鄉長翹著二郎腿,怒氣沖沖地罵道:“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夥,老子千叮咛萬囑咐的,你竟然全都當做了耳邊風……”

  彭磊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他本想來找老丈人幫忙的,沒想到卻挨了老丈人一頓臭罵,偏生還沒辦法回嘴,只能在那幹憋著。豔豔也是第一次看到父親對彭磊發這幺大的火,乖乖地陪在彭磊旁邊沒敢說話。

  豔豔的母親心疼姑爺,沉聲道:“行了,老張,這事也不能全怪在小磊頭上,必竟他當時也沒在家,你還是趕緊去走走關系,想辦法幫小磊把這事給擺平了。”

  “不怪他,難道還怪我了?”

  張9長怒道,“這件事可是縣裏親自抓的,要這幺容易擺平,我還用得著發這幺大的火嗎?還有人在背地裏打小報告,說我才是盤龍會所的幕後老板,把這事都已經捅到楊書記那,現在連我都是自身難保了,還怎幺去幫他擺平?說來也是奇怪,全鄉的娛樂行業,大大小小幾十家,哪一家不涉黃,怎幺偏偏就只有小磊的會所出事了,我真懷疑是不是有人在後面搞鬼,想借這機會把老子整下去。”

  彭磊心裏一咯噔,他現在急後忙問道:“張叔,這次下鄉的工作組裏是不是有個有個姓許的辦公室主任?”

  張鄉長目不轉晴的盯著彭磊:“你說的是那個許跛存,怎幺,你認識他?”

  “不認識,不過我認識他的兒子。”

  彭磊苦笑道,“我和他的兒子有些過節,所以,我猜想這件事十有八九跟他們父子有關系。”

  “我說你這小子那也是你能惹的嗎?”

  張鄉長氣得差點跳了起來,“我問你,你是怎幺把他兒子給得罪的?”

  豔豔焦慮地挽緊了彭磊的手,低聲問道:“是不是那天在餐廳裏遇到的那個人?”

  彭磊點了點頭,咬了咬牙道:“沒什幺得罪不得罪的,總之我和那個人勢不兩立。”

  張鄉長搖頭歎了歎,隨即又不耐煩地朝他擺了擺手:“算了,我現在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這個鄉長的位子能不能保得住都成問題,你小子自己拉出來的屎你自己去擦,我這回是幫不了你了。”

  “不幫拉倒,大不了老子不開這店了。”

  靠,這是什幺老丈人,一個辦公室主任就嚇得他差點尿褲子了,彭磊狠狠地鄙視了他一把,用力扯開豔豔緊拽著的手,憤然起身離去。

  豔豔急了:“媽,你看爸爸他”趙淑珍怒道:“老張,有你這樣說話的嗎?小磊出了這幺大的事,你一董忙不幫,還一天到晚就惦記著你的官位,我看你是當個破鄉長當迷糊了。”

  張鄉長苦笑道:“我又沒說不幫,可我一個小小的鄉長,哪裏搬得過人家主任的呀!”

  彭磊憤憤然出了門,剛走了沒幾步,忽聽身後有人叫他,扭身一著,卻是趙姨追了出來,他理也沒理,繼續往前走。

  趙淑珍惱了,大聲叫道:“小磊,你給我站住。”

  他只得停下腳步:“趙姨,有什幺事嗎?”

  “沒事就不能叫你了?”

  趙淑珍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嗔怪道,“我說你這孩子,脾氣咋這幺倔呢,連你趙姨也不理了?”

  還別說,此刻生氣中的趙姨那薄怒帶嗔的樣子,著實是迷人,竟讓彭磊有種恍惚的感覺,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豔豔的母親,倒象是個正當青春妙齡的少女。

  彭磊不由得心一軟,努力讓自已裝出一副笑臉來:“趙姨,對不起,我剛才沒聽到你叫我。”

  “你少來,你心裏在想些什幺我還不知道呀!”

  趙淑珍快步走到他面前,溫柔地問道,“怎幺,還在生你張叔叔的氣?”

  彭磊道:“沒有,我也知道張叔叔很爲難,所以還是我自己來想辦法吧!”

  “還說沒生氣,看你的臉都黑成什幺樣了。”

  趙淑珍輕輕一笑,“放心吧,阿姨會幫你想辦法的,你明天到我辦公室來,我這裏還有些錢,你先去把罰款交了。”

  “趙姨,不用了,這點罰款我還是交得起的。”

  彭磊心裏一熱,還是丈母娘對自己好啊!

  “那好,如果你錢不夠就跟阿姨說,千萬別跟阿姨客氣,真知道嗎?”

  趙淑珍想了想,道:“小磊,阿姨問你件事,你可得如實地回答我才行。”

  “什幺事?”

  彭磊疑惑地看著地。

  “這裏不方便,走,咱們到那邊說去。”

  趙淑珍看了看四周,拉著彭磊的手就走。

  彭磊身不由已地被趙姨溫柔的小手牽著,來到了附近花壇邊的石桌旁坐了下來。這時侯已是夜裏十點左右,鄉政府大院裏靜悄悄的,四周是一棵棵的風景樹,還有那些修整得漂漂亮亮的九裏香,散發著淡淡的芳香,而身邊則坐著雖然年過四十但卻風韻猶存,美豔迷人的趙姨,讓彭磊不覺間有種是在和丈母娘偷偷約會的錯覺。

  再加上今晚的趙姨只穿著一件薄薄的連衣裙,裙擺下露出一大截修長迷人的雙腿,衣領下那一雙飽一滿的山峰高高的挺起,中間那道雪白的溝壑在朦胧的夜色下若隱若現的,顯得倍加地神秘。彭磊居高臨下,暗暗地直咽口水,雙眼更是有事沒事地往趙姨的胸口瞄去。

  “小磊,你亂看什幺,阿姨在問你話呢!”

  趙淑珍忙不迭地挺了挺胸,躲開小磊那火辣辣地目光。

  彭磊臉一紅,急忙問道:“哦,趙姨,你剛才我問我什幺了?”

  “小磊,我問你,你和許政存的兒子到底是怎幺回事?”

  彭磊搖了搖頭:“沒什幺,趙姨,你別問了,我不會說的。”

  趙淑珍看了看彭磊,小心翼翼地問道:“小磊,我聽豔豔說,你以前好象交過一個女朋友?”

  “是的。”

  彭磊微微一怔,以前的事情,他從來沒跟豔豔提過,豔豔也從來沒問過他,波想到現在竟連趙姨也知道了。

  趙淑珍接著又問:“那個許政存的兒子是不是跟你……”

  “別說了。”

  彭磊嘩地站了起來,轉身就走。

  “咦,你這孩子。”

  趙淑珍沒料到彭磊會突然暴走,當即也惱了,怒道,“小磊,你給我站住!”

  眼看著彭磊快走遠了,趙淑珍情急之下氣匆匆地追了上來,一把拽住了彭磊,恰恰彭磊也在這時侯聽話地停下腳步轉過身來,趙淑珍一下子收不住腳,直接就撞進了彭磊懷裏卟通一聲,兩人一塊摔倒在了地上。

  彭磊生怕摔著了趙姨,在落地之前急忙將她摟在了懷裏,結果呢,實實在在地給趙姨當了一回人肉沙發,摔得他眼冒金星。

  還沒回神來,就發現趙姨整個玲珑曼妙的身子壓在了自己身上,兩人的臉幾乎都挨在了一起,更要命的是關鍵部位也說巧不巧地吻合在一起,胸口被趙姨兩團軟綿綿的肉包子頂著,胯下那玩意則正正地頂在了趙姨兩腿間的緊要部位。

  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更何況還是自己垂涎已久卻又沒法下手的趙姨,彭磊摟緊了趙姨,大手在她的身上悄悄地胡摸起來,胯下那玩意也早就硬了起來,直挺挺地頂在了趙淑珍那片神秘的叁角地帶。

  要知道趙淑珍穿的可是薄如蟬翼的絲質連衣裙,這可就讓彭磊占盡了便宜,他甚至隔著好幾層布料都能感覺到趙姨那妙處的柔軟濕熱,讓他情禾自禁地動了起來……

  趙淑珍也被摔得暈乎乎的,還沒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小磊懷裏,而小磊的手也偷偷地在她的翹臀上摸索著,兩腿間的敏感處更是被一樣硬硬的東西給頂住了,讓她情不自禁地産生出一絲酥麻感。

  這小家夥竟然敢偷偷吃自己的豆腐,趙淑珍隨即便醒悟過來,一邊嬌羞不堪地掙紮著想要爬起來,一邊嬌喘著嗔怪道:“小磊,你幹嘛,還不快些放手。”

  兩人的臉相距之近,以至于從趙姨小嘴裏鼻吐出的清新氣息噴灑在彭磊臉上,讓他o神一蕩,怔怔地看著趙姨那張近在咫尺的性一感紅唇,暗道:媽的,不管了,今天就豁出去了。

  雙臂一緊,張嘴就便往那兩片薄唇上吻去。

  “啊……嗚嗚嗚。”

  趙淑珍沒料到彭磊會如此大膽,吃驚地張開了小嘴剛要說話,彭磊的舌頭已然趁機鑽了進來,死死地纏住了趙姨那條濕滑的丁香小舌。

  趙淑珍拼命的掙紮著,可是彭磊的雙臂緊緊地摟著她,讓她根本就無從掙紮,更要命的是,在彭磊的進攻下,她竟漸漸地有了反應,嬌軀漸漸地發熱,變得酥軟無力,被動的小舌頭也不由自主地和他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忘我的親吻著……

  彭磊的手也在這時候撫上了趙姨的胸口,讓他垂涎以久的巨峰終于讓他握在了手中,果然一如他想象國的那樣巨大堅一挺而又極富彈性,只是這觀玉一乳此刻緊緊地壓迫在他的胸口,讓他無法探進她的懷裏去體驗那種真切的銷魂滋味,他索性轉移目標,雙手向下滑去,沿著兩條光滑的玉一腿一路摸索著,向趙姨兩腿間神秘之處探去“啊……別亂摸……”

  趙淑珍忽然清醒過來,也不知從哪生出的一股力氣,猛地雙手一撐,飛快地從他身上爬了起來。

  彭磊暗叫了一聲可惜,悻悻地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地,厚著臉皮道:“趙姨,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還說不是故意的,你”趙淑珍怒氣沖沖地指著他,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此刻她心裏早已亂作了一團,她沒料到小磊會這幺大膽,居然會強吻她,而且還“趙姨,我真的不是故意那個的。”

  彭磊也有些慌了,口不擇言道,“趙姨,你喜歡你,我每次看到你,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要擁抱你,親吻你……”

  “別說了,小磊,你瘋了,我可是你女朋友的媽媽,你怎幺能這樣啊。”

  趙淑珍一愣,急忙止住了他的話,“你快回去吧,今晚的事我不怪你,咱倆就當從來也沒發生過,以後你也不許再說這種話了。”

  “可是……”

  “你還不快走,要不然阿姨可就真的生氣了。”

  等彭磊走遠了,趙淑身子一軟,幾乎癱倒在了地上。

  天啊,小磊可是自己女兒的男朋友,而自己也一向把小磊當成了兒子一般的來寵著,雖然小磊曹經偷過自己的,甚至還當著自己的面自一慰,但她也只是以爲那不過是年輕人精力太旺而已,並沒有太在意。

  可她萬萬沒有想到,今晚自己和小磊竟會發生這樣讓人難堪的事情。自己不但和他接了吻,竟還讓他摸了自己的身子,可偏生自己在那一刻不但不排斥,竟然還令人羞愧地産生了反應。要不是自己及時的反應過來,就連女人最爲隱秘的地方也要落八他的手裏了。

  但是更讓她震驚的卻是彭磊的那些話,讓她的芳心慌亂無比,不知道自己以後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未來女婿。



216

  被抓去的保安黃毛因爲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推搡了公安局的便衣幾把,情節並不嚴重,關了兩天,在交了罰款後被放了出來,而兩個女技師的情況卻有些不妙。

  作爲盤龍會所的老板,彭磊接連被派出所請去協助調查了兩天,不僅要罰款五萬元,還要求停業整頓一個月,經檢查通過了才能再重新營業。

  李剛看在彭磊是張鄉長未來女婿的份上,偷偷給他透了個底,這一件事因爲是由縣裏一手抓的,鄉裏根本就無權處理,聽說某位縣裏的領導親自過問了此事,要把盤山會所涉黃一事列爲打黃掃非的典型事例來處理,重罰那是必然的,說不定還得就此關張歇業,而兩個女技師也可能做爲失足婦女送去勞改所教育改造。

  這一采可真的把彭磊給愁死了,罰款五萬也就算了,可會所要是遲遲不能開業,一直這樣拖下去的話,要不了多久就只能是宣告倒閉了。

  趙之倫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從徐大成手裏貸到了一百萬的資金,他和于老板的那個工程也已經開始正式上馬.趙之倫仗義的要從他們的活動資金中提出十萬來支援彭磊,但被彭磊婉言謝絕了.他現在最爲頭疼的還不是資世金的問題,最關鍵的問題還是,在這件事的背後還有個許海德.除非自己能夠一勞永選的解決掉這個家夥,否則的語,既使能夠逃過這一劫,也很難保證還會不會有第二次,第叁次這樣的事情發生.可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許海德這個官二代的對手.憑著許海德他父親辦公室主任的背景和勢力,自己那個當鄉長的老丈人根本就不值一提.段芳心急火燎地回縣城裏托人打點關系去了,但彭磊知道這沒多大用處的,英姐和豔豔兩人也幫不上什幺忙來,只能在一旁幹著急.這天晚上,諸事纏身,正忙得焦頭爛額的彭磊,剛回到學校的宿舍內,冷不丁的接到小梅打來的電話:”臭師弟,我和小麗有事要跟你說,限你十分鍾內趕到咱們住處,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小梅莫名其妙地丟下這句話,就把電話挂了.彭磊看看表已是晚上九點左右,大概她們剛從餐廳下班回來,急著有什幺事找自己商量吧!

  彭磊急匆匆地趕到小梅和王麗的住處,兩個小美女穿著短短的熱褲,象兩只小貓似的貓在沙發上正在看電視,兩雙玉一腿在燈光下白花花地晃動著,關實養眼.見彭磊來了,小梅示威似的朝他晃了晃粉拳,故做生氣道:”

  臭師弟,你是不是又欠扃了,整整遲到了叁分鍾.”敢情這小丫頭是打上瘾了,彭磊o虛地捂住了臉,一連退後了好幾步步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我說小師姐,你到底有什幺事,這幺急著把我叫來?”

  小梅不滿地瞥了他一哏:”

  我能有什幺事,當然是小麗的事了.”彭磊一驚,仔細地看著小麗半天,才道:”

  小麗,你是不是出什幺事了,快些跟老師說.””

  老師,我沒事,你別聽小梅姐胡說.”王麗低著頭,臉紅紅地說,”小麗,你還說沒事?算了,小麗她不好意思說,還是我來說吧,”

  小梅沒好氣地望了彭磊一眼,”

  師弟,小麗明天就要去縣一中去報到了,可你當初答應了她的學費還沒給她呢,你讓小麗怎幺去學校呀?””小麗,真是對不起,這些天老師太忙了,對了,需要多少的學費.”彭磊懊惱地一拍腦門,竟然把小麗的事情給忘記了.王麗拼命地搖頭道:”

  老師,不用了,我自己打工掙來的錢足夠我交學費了.”彭磊掏出皮夾裏的錢數了數,卻只有一千多塊,這些錢明顯是不夠的,他想了想,把錢一古腦地塞到了小麗的手中,”

  這些錢你先拿著,剩下的我明早再拿給你吧?””老師,真的不用了.”王麗眼圈發紅,卻死活也不肯接下彭磊遞來的錢,彭磊惱了,板著臉道:”

  小麗,你這是怎幺了,是不是在生老師的氣,難道你還不相信老師嗎?老師答應過你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王麗委屈得都快哭了:”

  老師,我真的沒生你的氣.我已經聽大家說了,老師這幾天爲了罰款的事情,正在到處籌錢,我怎幺能在這時候要老師的餞呢!”

  彭磊見小麗如此地體貼自己,心情頓時好多了,開心地一把將她拉到自己懷裏:”

  小麗,你難道忘了,你可是我的小女朋友,我答應了自己小女朋友的事情,怎幺能不做到呢!再說了,老師再怎幺急著用錢,也不會少了咱家小麗的學費的.乖,聽話,先把這些錢拿著,””嗯.”小麗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錢,乖乖地伏在彭磊的懷裏.”真肉麻!”

  小梅一皺眉頭,.酸溜溜地哼一句,拿著搖控一陣亂按,聲音也越開越大.”怎幺,我的小師姐,我對小麗好你眼紅了是吧?采,小麗,讓老師親一個.”彭磊用手指將王麗的下腭輕輕勾起,做勢就要往她那兩片欲滴的小嘴上親去,剛親到一半,斜刺裏突然冒出個東西,正正地堵在了彭磊嘴上,靠,竟然是小梅手中的搖控器.彭磊哭笑不得:”

  小梅,你這是幹嘛?””嘻嘻,哪搖控器親嘴的滋味不錯吧?”

  小梅一臉的促狹,得意地把小麗從彭磊懷裏拉開,”

  餵餵,臭師弟,你是不是皮子又癢了,竟然敢當著我的面調戲小麗.”彭磊也乘機擠到了她倆中間,雙手一攬,一左一右的摟在了她的肩上,壞笑道:”

  那我就同時調戲你倆得了.””

  你敢.”小梅臉上雖然惡凶凶地,身子卻沒動,裝做認真看電視的樣子,任由彭磊接著自己的肩膀,心內卻是沒來由地一陣慌亂.見一向花悍的小母老虎趙梅今天居然一反常態地沒有生氣,彭磊膽氣一壯,大手順著柔滑的香肩便滑了下去,一直滑到了腰際,在那東一下西一下的捏弄起來.王麗小臉紅紅的,一句話也沒說,溫柔地靠在老師懷裏,任由老師的手偷偷鑽進自己的衣服下,在自己的小肚皮上撫摸著,不時地在她光潔滑嫩的玉一腿上一撫而過,惹得小麗芳心亂顫.不過,對小梅彭磊可就沒這幺大膽了,只是有意無意地隔著衣服在她腰間的嫩肉上輕輕的抓捏著.小梅臉上很難得地又泛起了好看的高原紅,似嗔似怒地瞪了彭磊一眼,又扭過頭去專心地看她的電視去了.這時侯正在播放著廣告片,可兩個小丫頭卻仍舊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知她到底看進去了沒有,只是兩張俏臉越發的紅潤迷人,象極了兩朵舍苞待放的玫瑰,而彭磊的手也早巳更進了一步,左手伸到了小梅的T恤下,在她那圓潤的小肚腩上輕柔地撫摸著,右手更是大膽地順著小麗的腹部一路延伸到了她那窄窄的熱褲下,撥弄著她的小褲頭.小麗不得不悄悄地收了了收小腹部,這才方便了老師那只作惡的大手,順利地滑進了小褲衩內,撥弄著少女恥骨上那一小縷滑順的毛毛,一根手指還悄悄地滑到了下面那道迷人的溝壑之間,逗得小麗渾身發軟,漸漸地有了反應,恨不得立刻投進老師懷裏,诖他好生輕薄一番,可又怕讓小梅給看出來了,只得竭力地忍著,兩腿間卻不知不覺地有些濕潤了.彭磊這兩天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此刻難得這幺輕松,一邊調戲著兩個一J美女,一邊信口說道:”

  今晚我懶得回去了,就在你們這睡了.”王麗小心翼翼地看了小梅一眼,見她沒什幺反應,便輕聲道:”

  那你在我房裏睡吧,我去跟小梅姐一起睡.”彭磊信口開河道:”

  這多沒意思呀!小梅,小麗,要不今晚你們倆陪我一起睡得了.””

  什幺?”

  小梅,一骨碌爬了起來,忽然瞅見彭磊的手居然伸到了小麗那短小的熱褲裏面,正在小麗的兩腿間抓揉著- -蔔梅整個人立刻呈暴走狀態,飛起一腳就踢了過來,”

  我打你個臭流氓.”彭磊反應極快,嘩地一下躲開了小梅必中的這一腿,笑道:”

  我不過是開個玩笑,你這幺當真幹嘛!你看你凶得跟個母老虎似的,上次我好心好意陪你睡了一晚,你不但不感激我,還害得我差點沒臉出去見人.這次你就算是求我跟你一起睡,我還不幹呢!””誰想跟你睡了,我才不會求你跟我一起睡”小梅又羞又惱,竟不知不覺地被彭磊給繞了進去.小麗急忙把彭磊拉到了一邊,壓低了聲音道:”

  老師,快別跟小梅吵架了你今晚就在我房裏睡吧!”

  說到這裏,小麗停頓了一下,俏臉不自覺地又紅了水嘴湊到了他的耳邊,聲音已然細若蚊蠅:”

  老師,你要是想想那個的話,等一J梅姐睡著了以後,我再過來陪你吧!”

  彭磊順勢抱著小麗猛親了一口,笑道:”

  還是我冢小麗對我好啊!”

  正在這個時候,彭磊的手機又響了,是英姐打來的,電話剛一接通,就聽到英姐急匆匆地說道:“小磊,你在哪裏?快些到盤龍餐廳來吧,有一位老板要找你,說是要你十分鍾之內趕到。”

  靠,又是要他十分鍾之內趕到,是誰呀,這幺狂,不會是有人來鬧事吧?不過聽英姐的口氣似乎不象是來鬧事的,這到底是個什幺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