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假戏真做

精彩内容:

  一條項鏈突然吊在眼前晃悠著。正在努力試圖從瞌睡中擺脫以繼續完成作業的小夢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順著項鏈仰頭向上望去,就見表哥余華正笑眯眯地在背後低頭看著自己

    「哥~別老嚇唬小夢嘛。。。」揉揉眼睛,還有些暈忽忽的女孩一邊含糊地嘀咕著,一邊好奇地端詳起面前這仍在輕搖著的美麗首飾:金色的細長鏈子似乎已有些陳舊,泛著暗淡的光暈。底下串著一塊造型華麗的五彩寶石,在昏黃的白熾燈下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送你的!那老闆說這是條獨一無二的神奇項鏈呢。怎幺樣,漂亮吧?據說這東西原來是一個催眠師製作的。他只要拿著這個在別人眼前一晃,就能讓其陷入深深的催眠狀態,變的像提線木偶一樣聽話哦。晃啊~晃啊~。。嘿嘿,我這樣子是不是也很有一個大催眠師的架勢呢?。。看,目光已經被這美麗的寶石吸引,無法轉向別處了。。。」

    「哎~哥哥你相信這些呀?小夢覺得催眠什幺的應該沒有那幺厲害吧。。不過,這串項鏈到真的是很漂亮呢~」電視上的催眠秀她也看過兩次。

    那些催眠師像哄小孩似的讓被催眠者作出一些滑稽的動作。(搖兩下項鏈,說幾句話怎幺可能就控制了一個人呢,最多也只是個讓人放鬆,幫助治療的輔助手段而已吧。。)小夢一邊陶醉在寶石那不斷變幻著的光芒中,一邊胡思亂想著。(如果真的有這回事,那被催眠的人就太可憐了,被人像玩具一樣擺弄。。。)

    周圍安靜異常。家裏就他們兩人:小夢的爸爸上夜班去了;媽媽有應酬,沒個十一、二點是不會回來的。余華其實家在外地,正好進了這附近的大學,擺著的親戚沒理由不用嘛,于是他便暫時借宿在了自己這個叔叔家裏。今晚逮了個機會從學校一溜煙逃回了這兒。他可有比晚自修重要的多的事情要做。。

    「晃啊~晃啊~。。」念叨還在繼續,不過這並不破壞周圍的甯靜──就和桌上「滴、答」響著的小鬧鍾一樣。空氣清新劑的香氣今天似乎特別令人感到慵懶。小夢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有些恍惚起來了。。

    「放鬆。。放鬆。。」

    (表哥的聲音還是滿溫柔的嘛,以前怎幺沒注意到呢。。)

    「這樣一邊欣賞美麗的項鏈一邊聽我說話一定感覺很舒服,很輕鬆吧。。」

    (哎呀。。差不多該繼續做作業了吧。。恩?。。不過這樣子的確是很舒服呢。。這樣再看一會會就去做作業應該也可以的吧。。)閃過的一絲理智並沒有起到什幺作用。

    「小夢是個好孩子,在學校學了一天,回來還要幫家裏做做家務,然後又寫了那幺久的作業,現在一定是很累了吧?你現在需要的是完全放鬆的休息。。

    徹底的休息。。休息好了才有精神繼續做作業啊。。如果沒有得到很好的休息的話是什幺事情都做不了的吧?你已經很累很累了。。

    所以什幺都不要想了,也沒有力氣去想什幺了。。

    你現在只需要聽我的話,放鬆地欣賞這美麗的項鏈,感受我帶給你的那種舒服和輕鬆的休息。。

    什幺都不用擔心,哥哥會幫助你的。。」

    (好累。。恩,我需要休息。。什幺都不用擔心,哥哥會幫小夢的。。)

    不知不覺已深陷在柔軟的靠椅中,小夢連頭也不想動,但仍努力地睜大蒙胧的雙眼,欣賞著美麗而奇特的項鏈。

    左。。右。。左。。右。。

    「很放鬆。。很放鬆。。

    看著這寶石,你可以感覺到它似乎完全是由光所構成的,隨著光芒的蔓延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完全地放開自己,讓五彩的光芒包圍著你,帶著你一起搖晃、變幻。。

    這光芒如此溫暖,讓你感到非常舒服。。想要更加親近這光芒。。想要成爲它的一部分。。

    越來越放鬆了。。多美妙的感覺啊。。

    你知道即使閉上眼睛,寶石也一樣會在腦海中出現,因爲這美麗的光芒,這美妙的感覺已經深深地進入了你的內心。。

    所以閉上眼睛吧,閉上眼睛才能更好的地休息。你很累了,眼睛也很累了。眼皮是如此沈重。。

    爲什幺還要睜著它呢?你完全沒有理由,也沒有力量再睜開眼睛了。。

    看,漸漸地閉上了。。完全睜不開了。。」

    (唔?。。怎幺迷迷糊糊地就把眼睛閉上了。。不過這樣的確更加舒服了。。我睡著了嗎?

    寶石。。呀,好奇怪的感覺,好像寶石在自己的腦海裏,又好像自己是寶石的一部分,被五彩光芒包裹著左右搖晃、上下飛舞、不停變幻。。

    好舒服、好溫暖,完全不用自己思考,只是任由寶石帶著自己做著一切。。

    似乎要融化在光芒之中了,意識也逐漸消散。。

    算了,就這樣隨它去吧,應該也很不錯呢。。

    但是內心深處爲什幺總感覺到有些恐懼?)

    「恩?在皺眉頭?看來已經到了最後一個坎了呢。。」余華收起已經沒有用處了的項鏈,靠近在催眠力量中做最後掙紮的女孩那低垂著的小腦袋,用更加輕柔的聲音說道:

    「小夢乖,什幺都不用怕,哥哥會永遠陪伴著你的。仔細地看著你腦海中的項鏈。。那項鏈是哥哥送給你的,它就代表著哥哥。

    你看那美麗的寶石,那就是哥哥的眼睛。你聽哥哥溫暖的聲音,那就是寶石的五彩光芒。所以安心地在寶石中融化吧,在那裏你可以得到徹底的休息,沒有人可以打擾到你;而哥哥的聲音會讓你進入甜美的、溫暖的夢鄉。。

    好了。放心地睡吧,把一切都託付給哥哥,哥哥會保護你,疼愛你,爲你安排好一切,代替你思考,代替你決定一切。。

    現在哥哥倒數10下,你會感到自己逐漸成爲寶石的一部分。這過程當然是溫暖的,舒服的,安心的;當我數到1時,你會完全地在寶石中融化,將一切都放心地交給哥哥。。」

    (我在做夢幺?思考好困難。。感覺有什幺要發生了。。)

    「10。。。」

    (奇怪。。哥哥的聲音似乎是直接從我心裏冒出來,就像自己所想的一樣。。。好像能完全理解,又好像根本不明白在說什幺。。)

    「9。。。」

    (總覺得暖洋洋的。。像在曬太陽。。)

    。。。

    「5。。。」

    (唔。。在美麗的寶石中迅速溶解著。。不過一點都不害怕。。爲什幺要害怕呢?這幺輕鬆、這幺幸福,哥哥溫暖的懷抱在接納著我的一切。。。)

    。。。

    「2。。。」

    (哥哥。。。)

    「1。。。」

    (。。。。。)

    大大的眼睛現在被長而密的睫毛完全蓋住,已經不會亂顫了;微翹的鼻子平穩而緩慢地呼吸著;嫩紅的小嘴微張──眼前的女孩顯然是已經徹底的放鬆了。

    余華滿意地點點頭。和他之前所想的一樣,小夢的催眠感受性很好。這個14歲的女孩有著嬌弱的身體。長期的藥物治療使得她的精神很難集中;而溫順單純的性格又使得她很容易受別人話語的影響。

    「。。知道嗎?兩年前我第一次來這兒玩,見到正病倒在床上的你時,我就被深深地打動了。嬌弱的你讓人如此地想保護你,如此地想擁抱你,如此地想擁有你。。擺弄你。。」余華一邊囔囔自語著,一邊繼續測試小夢的催眠深度。

    他站在軟椅後面,俯下身子,一只手搭在小夢的肩上,另一只手地伸進她的腋下輕輕地撓著──小夢是很怕癢的。如果是平常,她一定已經驚叫著跳起來了。然而現在,這個動作似乎並沒有影響到她的休息。

    「恩。。那幺。。」腋下的手緩緩地滑向一旁的胸部。「如果我這樣呢?。。。」余華的大手很輕鬆地握住了胸前的一個小山包,開始恣意地揉弄起來。溫暖而有彈性的小巧乳房隔著薄薄的校服,摸起來有著獨特的感覺。

    「嗚恩~。。」余華被嚇了一跳,他剛才興奮地用力拉了下了小夢的乳頭,沒想到她似乎有所感覺,疼得輕哼出了一聲,眉毛跳了兩跳,似乎要醒過來了的樣子。

    「放鬆。。放鬆。。

※ jkforum.net | JKF捷克論壇

    小夢,你現在在舒服地休息中,你已經將一切都交給了哥哥。。

    你雖然能感覺到外界的刺激,但是你並不能判斷那是什幺,也無法對其作出反應。你已經把這些事情都交給了哥哥來處理。。

    仔細地聽著,哥哥會幫你處理好一切,所以你是非常安全的,不論感覺到什幺,你都不會試圖從這美妙的休息中醒過來。

    現在的狀態是如此的溫暖,如此的放鬆,如此的舒服,什幺都不用考慮,沒有任何煩惱。如果醒來了,你就要面對刺骨的寒冷,面對各種各樣的非常煩,非常困難,非常累人的事情。那會讓你很難過,很痛苦。。」

    「嗚。。」小夢似乎在體會著余華說的東西,表情十分痛苦。

    「乖,小夢肯定不象要醒過來的對吧?你想要更加放鬆,更加舒服的休息,想要哥哥給你更加溫暖的保護。。

    這當然是可以的。來,仔細感受下,跟著我的聲音再將全身都放鬆一遍。首先是腳。。慢慢的兩腿也都放鬆了。。然後。。」

    又一輪引導後,小夢已經作好了進入更深的催眠狀態的準備。余華悄悄地將小夢靠著的軟椅轉了過來,讓她面對著自己,然後開始了下一步。

    「好。。現在慢慢地睜開眼睛。。不用擔心,即使把眼睛睜開了也不會影響到你的休息的,就好像夢遊那樣。。

    對,看著我的眼睛,你知道,這就是那美麗的寶石。看著它,再一次,更加更加徹底地讓自己在裏面融化吧,將自己更徹底地交給哥哥。。

    然後閉上眼睛,進入更聲深沈的休息之中。。」

    看著小夢那無神的雙眼緩緩合上,余華總算放下心來。看看鍾,已經10點了。

    (差不多了。。再爲以後做下準備就該開始享受了。。)

    「小夢。。告訴哥哥,你現在感覺到了什幺?」余華伸手摸向表妹那雪白細嫩的大腿。

    「。。腿。。有什幺。。」

    「雖然你感覺到有人接觸你的身體,但你並不知道那代表著什幺,你應該怎幺反應,對吧?」

    「恩。。」

    「很好。。現在哥哥告訴你。當身體被人接觸時,你應該感覺到很舒服,還有些興奮。。」在大腿上的手慢慢地上滑,進入了短裙裏面。「這種感覺是很美妙的。。它會讓你更加的放鬆,從而得到更好的休息,因此你很期待任何對你身體的接觸,不論是輕柔的,還是用力的。。」

    「嗚。。恩。。是,好舒服。。」

    隔著內褲摸弄了半天,余華才放過了已經滿臉通紅了的小夢,轉而溫柔地撫摸著她那柔順的長髮:「小夢,雖然哥哥知道你很喜歡現在這個狀態。但畢竟你還是要醒來做各種各樣的事情的;而哥哥也不是隨時都有空閑來接納你的。現在這種狀態是哥哥帶你進入的,只有在哥哥允許的時候你才能得到這樣美妙的休息哦。。

    這樣吧,以後,當聽到哥哥說『玩偶妹妹』時,就表示允許你得到這美妙的休息。而你會在瞬間回憶起現在這種美妙的感覺,然後放心地將自己交給哥哥,任何事情都無法阻止你。而當聽到『起床了』時,你就會清醒過來。在休息時的一切,對于你來說都只是一場夢。你並不能回憶起裏面的內容,但是它們卻會深深地刻在你的靈魂深處,影響著你。。記住了嗎?」

    「是的。。玩偶妹妹。。起床了。。夢。。」

    「很好。。另外,當哥哥像現在這樣摸著你的頭時,雖然你不能得到徹底的休息,但卻會完全的放鬆自己,停止思考,暫時讓哥哥幫你決定各種事情,告訴你接下去該怎幺做。當然,雖然是哥哥幫忙的,但那對于你來說,就和你自己決定,自己想做的是一樣的,所以你會毫不猶豫地去做的。知道了嗎?」

    「是。。摸我的頭。。放鬆。。幫我。。」一切順利。余華滿意地笑了笑。然後把小夢的椅子恢複成原狀,伏下身子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到:「起床了。」

    「嗚。。恩?。。」小夢迷迷糊糊地睜開眼。

    (我睡著了?。。。不會很久吧?作業。。!)

    一想到作業,小夢立刻緊張了起來。雖然說今天是星期五。但是若不能在今天完成作業的話,那明後天她就不能出去玩了。久病在床的她,能得到出去玩的許可也是很難得的呢。。

    「小夢。。」一只手突然輕輕地放在她的頭上。

    「嚇!。。咦?。。」在意識到是表哥的瞬間,吃驚的小夢完全地放鬆了下來,全身似乎失去了力氣。

    (嗚。。被嚇得全身軟綿綿的。。怎幺腦子也迷迷糊糊的了。。)

    「來,抱抱。。」

    。。。。

    一陣恍惚過後,小夢突然發現,自己正和表哥親密地摟在一起。「啊!怎幺會。。。」

    余華開心地看著羞紅了臉掙脫開來的小夢,打趣道:「我只是開個玩笑說了一聲。沒想到你那幺聽話啊,是不是睡迷糊咯?或者你本來就很想要哥哥抱抱啊?」

    「才,才不是呢。。啊!」

    余華突然伸手將慌張的小夢一把拉入懷中,在她反應過來之前,又開始輕輕地摸起來那柔順的長髮。「放鬆,不要動也別出聲,乖乖地靠在哥哥的懷裏休息。。」

    (怎。。怎幺回事。。被表哥一摸頭就覺得好舒服,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

    余華摟著軟綿綿的表妹來到她的床邊坐了下來。一手抱著她,一手卻悄悄地解開了她校服領口的紐扣。

    (咦?胸口那裏。。不要!。。)

    感受著在自己衣服裏恣意遊走的魔爪,小夢卻完全不能去阻止。小臉漲得通紅,眼角已經溢出了淚水,任誰看見了也會不忍心的。而余華只是笑著吻掉了她眼角的淚水,然後將她放倒在床上。「玩偶妹妹。」

    再進一步的刺激可能就要破壞後催眠效果了。第一次余華不敢做的太過分。所以就早早地讓小夢進入催眠狀態。「保險起見。。」余華拿起了桌上的空氣清新劑,將蓋子完全打開,放在小夢的鼻子旁邊輕輕晃蕩:他是學醫的。

    心理學其實只是兼修罷了,要在空氣清新劑裏加點迷人神智的藥物,並給自己事先服點解藥這種事情還是能做的到的。剛才的催眠過程中,這東西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等會的事情可能會讓小夢感到劇烈的疼痛,驚醒過來也是有可能的。小心駛得萬年船,這是他信奉的真理。

    估摸著藥量差不多能讓小夢即使醒來也無法清楚判斷自己所處情況了,余華將盒子放到一邊,用微微顫抖的雙手開始爲自己的表妹褪去衣物。校服、短裙、胸罩、內褲。。少女潔白無暇的嬌軀逐漸顯現在他的面前。。。

    可憐的小女孩無助地躺在床上,像一個等待主人擺布的玩偶娃娃。

    雖然完全不能把握自己的處境,但是感覺卻異常敏銳。裸露的身體在夜晚的空氣包圍下有些涼意,然而兩只溫暖的大手很快的貼了上,來開始到處遊走;接著是雙唇和舌頭;不久之後,整個身體似乎都被一團烈火包圍在其中──溫暖,放鬆,微微的興奮。

    小夢開始舒服地輕哼出聲。。。「恩。。嗚。。啊!」突然間一陣劇痛襲來。掙紮著睜開雙眼,蒙胧間只看見表哥騎在自己身上賣力地沖刺著,腦子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一陣黑暗就又將她吞噬了。。

    「。。。。什幺都不會記得。。只是一場夢。。清理好床單和身體後換上睡衣好好睡一覺。。」

    。。。。

    「叮鈴鈴。。」一陣鬧鈴聲突然響起,小夢猛地坐起身子,腦子裏似乎閃過了許多低沈的聲音和恐怖而令人興奮的畫面,然而仔細一想,又什幺都不記得了。

    「好像做了個惡夢呢。。精神倒是不錯,不過身子感覺有點怪怪的。。唉,不過我生病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嘛。。」

    迷迷糊糊地洗漱完畢,一轉身,卻發現表哥正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身後。

    「要出去嗎?」

    「啊,表哥早上好。。我要和同學出去玩呢。。」

    「那怎幺行呢,昨天你還沒完成作業就去睡了吧?這樣可不乖哦。。」說話間,手已輕輕地放在了小夢的頭上。。

    。。。。

    「。。。恩,恩,那就這樣。真不好意思,那幺下次再一起玩啊。。」放下電話,女孩迷茫地轉頭望向微笑著站在一旁的表哥。

    「恩。。很好。阿姨上班去了,叔叔值完夜班就在公司睡了。所以今天我們能在家裏做許多有趣的事情了呢。。你說是嗎?可愛的『玩偶妹妹』。。。」

    恍惚間,小夢那最後一絲殘留的意識似乎從無邊的黑暗中看到了自己將來那悲慘而又幸福的,被人永遠擺布、玩弄的命運。。。。